转化百科
您现在在位置: » 内容
转化医学及展望
作者: 来源: 2014-03-10

  转化或转换医学(Translational Medicine)是近两三年来国际医学健康领域出现的新概念,同个性化医学(Personalized Medicine)、可预测性医学等一同构成系统医学(systems medicine,包括系统病理学、系统药物学、系统诊断与综合治疗等)的体系,建立在基因组遗传学、组学芯片等系统生物学与技术基础上的现代医学,系统科学理论与自动化通讯技术之间的互动密切,从而使科学研究向工程技术应用的产业化过程快速实施,系统科学应用于医药学而将导致基础与临床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

  转化医学简介:

  转化或转换医学是医学研究的一个分支,试图在基础研究与临床医疗之间建立更直接的联系。转化医学在健康产业中的重要性不断提升,而它的精确定义也不断变化。在药物的研发过程中,转化医学的典型含义是将基础研究的成果转化成为实际患者提供的真正治疗手段,强调的是从实验室到病床旁的联接,这通常被称为“从实验台到病床旁”定义。

  符合医学科学发展内在客观规律:

  现代医学发展历史表明,未来医学突破性的进展有赖于与其他学科的交叉与结合;21世纪的医学将更加重视“环境—社会—心理—工程—生物”医学模式,更加重视整体医学观和有关复杂系统的研究。转化医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转化医学符合医学科学发展的内在客观规律。在2003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正式提出后,转化医学日益受到各国医学界的广泛关注。

  在我国转化医学已成为国家在生物医学领域里一个重大的政策。《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辅导读本中指出:“以转化医学为核心,大力提升医学科技水平,强化医药卫生重点学科建设。”由韩启德教授和桑国卫教授领衔两百多位专家、历时两年完成的“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中也提出:“推动有利于国民健康的医学模式的转化;依靠科技进步,促进卫生事业的发展。”

  尽管科学界在生命科学的前沿领域取得了许多重大成果,但如果看看人类健康的实际情况的话,不免令人感到担忧。以肿瘤为例,从1975年到2005年这30年间,肿瘤的总体死亡率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这说明,虽然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知识,但是这些知识离真正造福社会和人民健康这一目标实际上还存在很大的差距。人类生命系统可能是地球上最复杂、最高级的物质运动形式,而这一物质运动实际上又是和精神活动及社会行为、社会组织等紧密联系的。因此,对于生命与健康规律的认识,应更加向以人的整体为研究对象这一目标转变,同时医学模式也必须要有一个大的转变。医学只面对临床是不够的,预防更为重要,未来的医学更应以预防为主,主战场在社区。

  20世纪中期开始,由量子论和基因科学所引发的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产生了人类的第三次科技革命。目前,我们可能正处在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前夜,在这一科技革命中,科学界越来越认识到生命科学以及以维护健康、促进健康、疾病防治为主要内容的医学将可能迎来一个跨越式的发展。

  打破屏障填补鸿沟:

  转化医学的提出源于当年NIH迫于来自社会的压力。20世纪末NIH每年的研究经费高达200多亿美元,但美国人却在追问,发明了那么多的新技术,积累了那么多新的知识,发表了那么多的高水平论文,为什么人们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得到显著改善。由此,NIH提出了转化医学的概念,旨在让基础知识向临床治疗转化,促进健康水平的提升。

  转化医学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打破基础医学与药物研发、临床及公共卫生之间的固有屏障,在其间建立起直接关联;从实验室到病床,把基础研究获得的知识成果快速转化为临床和公共卫生方面的防治新方法。转化医学致力于弥补基础实验研发与临床和公共卫生应用之间的鸿沟,为开发新药品、研究新的治疗方法开辟出了一条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新途径。转化医学是“从实验台到临床”的一个连续、双向、开放的研究过程。

  转化医学是一个致力于克服基础研究与临床和公共卫生应用严重失衡的医学发展的新模式,其核心是在从事基础医学发现的研究者和了解患者需求的医生、以及卫生工作者之间建立起有效的联系,特别集中在分子基础医学研究向最有效和最合适的疾病预防诊断、治疗和预防模式的转化。

  转化医学的意义及其价值已引起欧美国家的高度重视并催生战略行动。美国已在近40所大学建立了转化医学中心,在2012年以前将会达到60个以上。政府对转化医学的重视程度日渐增高,企业也加强了在转化医学方面的投入。在我国,转化医学尚处于起步和探索阶段,但发展很快,全国一些院校和科研单位都成立了转化医学研究中心,为我国转化医学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认为,除了注重药物研发、生物医学工程等经典意义上的转化医学外,对于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转化医学研究更应重视公共卫生,重视基层,重视社区,重视人群的流行病学研究。

  保障人民健康的必然要求:

  人口老龄化和生活方式改变所带来的健康和疾病问题,对社会和家庭的影响和压力是巨大的;传染病、慢性病没有国界,在国际化、全球化背景下,其影响更不容忽视;我国糖尿病等慢性病情况令人担忧;职业病、精神卫生、心理健康等方面都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应对我国人民健康面临的严峻挑战,既需要改革体制机制,同时也需要医学科学的进步与创新。

  医学模式如果不向“环境—社会—心理—工程—生物”模式转变,如果我们不研究、不借鉴、不汲取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那么影响人民健康的问题将会变得更加严重,需要医疗卫生服务的人群就会像“井喷”一样持续快速增加,国家也将难以承受这一巨大的负担。在这样的挑战面前,从科学的角度如何来发现问题,凝聚重大科学问题成为中国医学界面临的挑战。

  针对影响国人健康的慢性病开展转化医学研究,要从临床和预防出发,缩短基础研究到临床和公共卫生应用的时间,使新技术尽快转化为低成本、高科技含量的适宜技术。开展重大疾病防治技术及新药研制关键技术等转化医学研究,不仅是推动医改进程的重要具体措施,也是解决“重心下移,关口前移”的主要技术保障。“十二五”期间,在我们提出的防治重大疾病,控制健康危险因素的目标中,就包括了要显著扩大慢性病防控覆盖面,提高糖尿病、高血压、脑卒中等慢性疾病的知晓率和控制率;提高精神卫生和心理疾病防治能力等方面的内容。

  广泛含义:

  转化医学还有更广泛的意义,这里指从患者出发开发和应用新的技术,强调的是患者的早期检查和疾病的早期评估。在现代的医疗中,我们看到研究进程向一个更加开放的、以患者为中心的方向发展,以及对于从研究出发的医学临床实践的包容。

  传统的基础研究与临床实践被一系列的障碍分隔,这些障碍就像“篱笆墙”。新药的研发隔离于临床在实验室中进行,而当需要进行安全测试和临床试验时才不可避免地被“扔过篱笆”。许多制药公司正在建立转化医学团队,来增强基础研究和临床医学的沟通。

  从上述定义可以看出,转换医学倡导以患者为中心,从临床工作中发现和提出问题,由基础研究人员进行深入研究,然后再将基础科研成果快速转向临床应用,基础与临床科技工作者密切合作,以提高医疗总体水平。因此转换医学研究主张打破以往研究课题组单一学科或有限合作的模式,强调多学科组成课题攻关小组,发挥各自优势,通力合作。

  临床医学如,妇产科,内科,外科,儿科

  例子:

  例如,诊断及监测人类疾病的新参数——生物标志物的研究,是由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生物信息学等专业研究人员共同组成,定期讨论和沟通,及时解决研究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不仅为开发新药及研究新的治疗方法开辟出一条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新途径,而且有助于探索新的治疗方法,缩短新的治疗方法从实验到临床阶段的时间,进而快速提高医护和治疗工作的质量。

  对于上述定义中的“新药”,我们认为应把医疗器械包含其中,更合理的表述应为“新医疗产品”。这里不仅涉及新医疗器械研发的问题,也包含影像设备等医疗器械在新医疗产品的研发过程中,有可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应用:

  1. 新型的生物标志物在临床疾病检测中的应用

  例如,诊断及监测人类疾病的新参数——生物标志物的研究,是由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生物信息学等专业研究人员共同组成,定期讨论和沟通,及时解决研究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不仅为开发新药及研究新的治疗方法开辟出一条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新途径,而且有助于探索新的治疗方法,缩短新的治疗方法从实验到临床阶段的时间,进而快速提高医护和治疗工作的质量。

  2. 加快新药研究的速度

  根据美国FDA的资料,临床前作用良好的新药,只有30%能通过III期临床试验。更多的药物由于药物的毒性、体内分布等种种原因,没有体现出比现有药物更好的疗效而遭淘汰。为了降低新药开发的巨大风险,就需要转化医学的研究,比较动物实验与人体临床研究的差异,加快新药的研发速度。

  MicroRNA转化医学研究及SCI论文策略讲座圆满结束:发布时间:10/27/11

  10月26日下午,赢润生物在长沙汇富大酒店举办了一期《MicroRNA转化医学研究及SCI论文策略讲座》学术讲座,由生物医药科网孙永林博士主讲,来自湘雅医院、湘雅二医院、湘雅三医院、省人民医院等医院的120多位师生聆听了本次讲座。

  近年来MicroRNA(miRNA)一直是医学生物学研究的热点。它作为一类非编码的小RNA,参与30-50%基因的转录和表达调控,因此人体的众多生命活动和疾病的发病发生、发展都与miRNA的变化密不可分。miRNA的作用因细胞特异性和目标mRNA的不同而异,miRNA可以通过影响细胞的发育、分裂、增殖、凋亡、代谢、再生、可塑性等表型的变化,参与疾病的损伤与修复过程。特别是近期研究人员进行了基于miRNA的疾病诊治研究,结果显示了良好的前景。讲座中,孙永林博士从MicroRNA简介切入,先后阐述了MicroRNA的检测和过表达,随后进一步分析如何下调MicroRNA以及如何开展MicroRNA验证实验,并结合MicroRNA相关SCI论文实例重点讲解实验的设计思路、技术方法等。观众提问环节,孙博士与现场的师生互动交流,讲座结束后,仍有部分感兴趣的师生走到前台与孙博士单独交流。讲座圆满结束。本次讲座涉及转化医学研究的重要内容。近些年的研究表明,MicroRNA作为一类小分子的基因转录、表达的调节者,几乎参与了人体一切重要的生命活动的调节和所有疾病的发病过程。特别是近两年,MicroRNA已经从基础研究迅速转化至临床研究,成为转化医学研究的一个杰出范例。它不仅在肿瘤、心血管、免疫、炎症、感染、退行性等疾病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成为这些疾病发病和筛查的标记分子;而且还可以作为新药发现、防治疑难重症的靶分子,并已取得十分可喜的进展。临床医生和科研人员可通过本次讲座了解MicroRNA研究的相关技术方法,并以SCI实例作论文策略指导,有助于临床医生对MicroRNA展开广泛而深入的研究,有望使其从实验走向临床,发现可被用于诊断或判断预后的MicroRNA,这也将是转化医学的一个重要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