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在位置: » 内容
美国JIF CapMed总指挥部—国家首都地区医疗指挥部联合任务部队
作者: 来源: 2014-07-15

  美军军事医学巡礼之十八—国家首都地区医疗指挥部联合任务部队

  本期我们还是继续介绍这支重要的军事医学力量,国家首都地区医疗指挥部联合任务部队(Joint Task Force National Capital Region Medical, JTF CapMed)。上回介绍了这支部队的指挥长(The Defense Health Agency’s National Capital Region Medical Directorate),海军女少将Raquel C. Bono海军少将。这次我们将重点讲一讲这支部队。



 

  首都地区医疗指挥部联合任务部队(Joint Task Force National Capital Region Medical, JTF CapMed),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海军后勤部贝塞斯达军营,也被称为JIF CapMed总指挥部,由国防部副部长戈登·英格兰(Gordon R. England)建立。

  History背景介绍

  建立

  2007年9月14,国防部副部长戈登·英格兰在美国海军国会议员John Mateczun少将的命令下成立了首都地区医疗联合任务部队(JIF CapMed)。这个联合任务部队成立的目的是确保在国家首都区(NCR)内军事医疗保健所使用所有可用的军队医疗资源的投送,依照2005年基地调整和关闭法令(BRAC)在多兵种联合保障区(joint operating area ,JOA)加强和调整军事医疗保障。

  授权

  JTF CapMed的指挥官是JOA的高级医学军官。指挥官将组织工作人员和下属组织机构执行任务。指挥官授权分配给JTF CapMed的各下属单位的预算,分配和指挥JOA所需资源,并完成派遣任务。(注:reporting organization应不一定为直属单位,而是汇报单位,后面会提到有些是直属单位,有些是非直属单位)

  领导阶层

  JTF CapMed由海军少将拉奎尔C.波诺(Raquel C. Bono)指挥,她的头衔是国防卫生局国家首都区医学指挥部主任。在波诺之前,自2012年3月陆军少将史蒂夫·琼斯(Steve Jones)曾指挥联合任务部队(编者注:现任陆军卫生中心与医学院院长U.S. Army Medical Department Center & School )。在琼斯之前, 2007年9月-2012年3月海军医学博士曾担任首届JTF CamMed指挥官。(编者注: John Mateczun中将当时退休)

  基地调整和关闭法令的结果

  基地调整与关闭法令把四个NCR医院住院部合为二个(其中一个是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迄今为止,这是国防部历史上最复杂,规模最大的基地调整和关闭项目。最终结果是建立了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 ,WRNMMC)和贝尔沃堡野战医院(Fort Belvoir Community Hospital, FBCH)两个项目,总花费28亿,建筑上有供超过300万平方英尺的医疗和行政空间新建和翻新;整合4400多名文职人员;搬迁224名受伤的战士和他们的家属;并迁移9,600名医务人员。(编者注:美国陆军医疗中心、美国海军医疗中心在这次合并中躺枪)

  整合性后送体系

  JTF CapMed与三军指挥部以及NCR的联合军事处理设施(MTF)协作执安装$19.3M的综合医疗数据网(JMED),该数据网为整个NCR的供应商提供了一个通用的桌面和一套标准化的IT工具。

  联合军事处理设施(MTFs)为NCR的医疗集成配送系统提供基础。这是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DoD)首次涉足多重服务系统下的一个单一的机构。

  运营

  JTF CapMed有两个直属医疗机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贝尔沃堡野战医院,同时在国家首都地区掌控32个医疗诊所。这涉及到超过9700名员工以及13.5亿的年度经营预算。

  展望

  自从完成基地的调整和关闭,新建筑和设施被安装在更名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一个全新的机构在弗吉尼亚州贝尔沃堡开业,那就是贝尔沃堡野战医院。 2012年3月,陆军少将史蒂夫·琼斯(Steve Jones)成为JTF CapMed的指挥长,现已更换为海军少将拉奎尔C.波诺博士。

  所属军事医学单位组成

  美国陆军: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德威特陆军社区医院;

  金布罗日间护理中心; 美国邓纳姆(Dunham)卫生诊所; 巴尔基特(Barquist)陆军卫生诊所; 美国柯克(Kirk)陆军卫生诊所; 费尔法克斯(Fairfax)家族卫生诊所; 雷德(Rader)陆军卫生诊所; 迪洛伦左TRICARE健康诊所;伍德布里奇(Woodbridge)军队卫生诊所

  美国海军:国家海军医疗中心; 匡提科(Quantico)海军卫生诊所; 帕塔克森特河(Patuxent River)海军卫生诊所; 安纳波利斯(Annapolis)海军卫生诊所; 国防医科大学(USUHS)海军卫生诊所; 卡德洛克(Carderock)海军卫生诊所; 莱克赫斯特(Lakehurst)海军卫生诊所; 安德鲁斯(Andrews)海军航空兵设施卫生诊所; 威洛格罗夫(Willow Grove)海军卫生诊所; 梅卡尼克(Mechanicsburg)海军卫生诊所; 达尔格伦(Dahlgren)海军卫生诊所; 印度海军卫生诊所; 华盛顿海军工厂(Washington Navy Yard)海军卫生诊所; 厄尔(Earle)海军卫生诊所; 糖树丛海军卫生诊所; 费城海军商业中心卫生诊所

  U.S. Air Force: Malcolm Grow Medical Center; 79th Medical Wing; Bolling Air Force Base 579th Health Clinic; 11th Medical Group Flight Medicine Clinic

  美国空军:马尔科姆(Malcolm)成长医疗中心; 第79届医疗翼; 博林(Bolling)空军基地第579卫生诊所; 第11届医疗集团飞行医疗诊所。(转化医学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www.trmed.cn

  本期由任东妮老师翻译,表示感谢

  军事医学教育研究课题组

  201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