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在位置: » 内容
治疗酒精肝的新希望
作者: 来源:生物谷 2017-08-22

喝太多酒会伤肝。然而,IDMC(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的研究者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者发现身体中的保护机制可以用来帮助治疗酒精肝。



这项研究涉及到一种蛋白叫做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21(FGF21),之前研究发现这个蛋白能帮助小鼠免受食物中毒引起的肝损伤。“那下一步自然是观察FGF21与酒精肝之间的关系了。”共一作者Eleftheria Maratos-Flier说。

 
在这项最近发表在《Molecular Metabolism》的工作中发现,饮酒超过一小时的人的六小时后的血样中FGF21会大幅升高,同样在小鼠中也观察到这个现象。而且缺乏FGF21的小鼠比起野生型的小鼠来说,更容易“酗酒”,造成肝脏损伤,同时和炎症、瘢痕相关的基因表达量大幅升高。

 
“我们的实验证明了喝酒会引起FGF2在肝脏内的保护反应,减少肝脏的损伤程度。”Maratos-Flier说“因为人类和小鼠都有相似的反应,小鼠可能是未来研究这个项目不错的模式生物。”

 
有趣的是,在缺乏FGF21的小鼠身体中酒精代谢仍然正常,这表明FGF21在快速酒精代谢过程中应该不发挥作用。过表达FGF21的小鼠比起野生型小鼠喝酒少,同样在野生型小鼠中表达额外的FGF21,小鼠也表现出对酒精兴趣的下降。

 
这些发现表明FGF21对酒精代谢有两方面的作用。短期内,FGF21的上升让喝酒行为减少;长期情况下,FGF21的上升可以保护肝免受损伤。

 
“我们的结果对发展FGF21类似药以及治疗酒精肝有很大帮助,甚至将来还可用以让人产生厌酒情绪。”Maratos-Flier说。

 
接下来的研究包括:测试是否FGF21可以帮助抑制或者是扭转小鼠的肝损伤,减少人对酒精的偏好。

参考资料:
Nicholas Douris, Bhavna N. Desai, ffolliott M. Fisher, Theodore Cisu, Alan J. Fowler, Eleen Zarebidaki, Ngoc Ly T. Nguyen, Donald A. Morgan, Timothy J. Bartness, Kamal Rahmouni, Jeffrey S. Flier, Eleftheria Maratos-Flier. Beta-adrenergic receptors are critical for weight loss but not for other metabolic adaptations to the consumption of a ketogenic diet in male mice. Molecular Metabolism, 2017; 6 (8): 854 DOI: 10.1016/j.molmet.2017.05.017